您没有登录。 请登录注册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海蓝宝


大班
(一)弑亲的孩子--------------欧阳初九



  孩子从小身体健康,活泼好动,他和所有的十一岁孩子一样;

  孩子的父亲收入中等,工作勤恳,经常忙于应酬,很少有时间和孩子交谈;

  孩子虽然从小没了母亲,但是爷爷奶奶和他住在一起,爷爷奶奶把他们的慈爱平等地分给膝下每一个孙儿。他们甚至更加疼爱这个孩子,因为孩子从小没了母亲,而他们跟他住在一起。

  孩子到了十一岁,他渴望得到更多的关注,当他发现父亲不可能花更多的时间给他,他便将这种渴望转移到了物质上。

  孩子想要同学们手中的游戏机,想要有零用钱买零食,也想象他的朋友们那样泡在网吧里打游戏,那让他感觉自己跟那些人是一个团体,他便不孤独!

  但是父亲很严厉,他希望孩子用功念书;

  于是孩子开始想方设法地满足自己,他开始骗亲人,成功一次后便很难收手。为此,孩子挨过打,可他无法停止,满足欲望的感觉是那么有诱惑力;

  后来,孩子开始偷钱,一次成功了,两次成功了,直到被父亲抓住的那次……

  严厉的父亲,保守的爷爷奶奶,他们都不愿意看到家里出了个偷东西的孩子!

  严厉的父亲用一根绳子把孩子绑在厨房的门柱上,保守的爷爷当着孩子的面开始磨刀,奶奶拿来一只鸡,父亲把那只不断挣扎的鸡按在地上,一刀砍了下去。

  鸡不动了,父亲对孩子说,我家不出偷儿,为此我们不惜清理门户!

  孩子吓坏了,他发着抖,默默地看着爷爷磨刀,父亲拔毛;

  那天晚上,孩子一直被绑在厨房的柱子上。

  月亮出来的时候,映得磨刀石和上面那把磨好的刀亮堂堂的,孩子怕极了,他拼命挣扎,他不想死。
  孩子挣脱了绳子,他想跑,可是他知道自己跑了被逮回来肯定就会被他们杀了!

  于是孩子拿起那把刀,在父亲、爷爷奶奶熟睡的夜晚拿着刀悄悄上了楼……

  熟睡的父亲被砍死了,爷爷被砍成重伤,要不是奶奶拉着,爷爷也死了。

  这个家从此变成了人伦悲剧,奶奶不止一遍的哭诉她的傻孙子,爷爷和父亲怎么会真的要杀他呢?他们只是想他改正错误,想他好……

  (父母和所有传道者们,你们是有爱的,可你们能够预见自己的“爱”带来的结果吗?)

海蓝宝


大班
(二)黄昏来了------------欧阳初九

  牧羊人有一百只羔羊,有一天早上,牧羊人清点数量时发现走失一只。
  牧羊人很着急,他不得不撇下山坡上的九十九只羔羊,独自外出寻找第一百只羔羊。牧羊人心里清楚,那九十九只羔羊会乖乖听话等他回来。

  正午时,牧羊人找到了第一百只羔羊,他很高兴,将他带回来的羔羊抱在怀中亲吻,给它喝最清甜的水,喂它吃香喷喷的糕饼。
  牧羊人欢欣他找回了那只迷途的羔羊;
  而那九十九只羔羊“咩咩”叫着看牧羊人欢欣。

  羊群中有只与众不同的羔羊,它看到了那只迷途羔羊得到了喷香的糕饼和清甜的水。于是,它趁牧羊人不注意,故意跑离羊群。
  牧羊人再次清点羊只时又发现走失了一只,他抬头看看正午的阳光,二话不说再次出发去寻找迷途的羔羊。
  下午,牧羊人带回了那只与众不同的羔羊。善良的牧羊人还是很欢欣,看哪,他找到了它,他只愿它乖乖呆在羊群中间,再也别偏离他的方向。
  他同样给了这只羔羊清甜的水和喷香的糕饼
  羊群里的九十九只羊“咩咩”叫着看牧羊人欢欣。

  那只与众不同的羊回到羊群后沾沾自喜,向其它羊只炫耀自己得到牧羊人的拥抱和可口的食物。它想,自己要是再走失一次,便还有机会再得到一块喷香的糕饼。
  在它的鼓动下,两只受不住诱惑的羊跟随它一起走离了羊群。
  日头不断往西斜,黄昏降至,牧羊人的父亲,善良慈祥的羊主人带着食物和水来到了山坡上看他的儿子。
  他们一起清点羊只数量时发现一下子少了三只羊,善良慈祥的羊主人责备他的儿子说,你是怎么看的羊,你怎么算合格的牧羊人呢?
  牧羊人心里自责,自己怎么会犯下这样的错误,他放下食物转身要去寻找那三只走失的羔羊。
  这时黄昏到了,四周回荡起狼群的嚎叫,感知到的羊羔们也聚在一起瑟瑟发抖。
  慈祥的羊主人拉住他的儿子,对他说,别去了,你走了这剩下的九十七只羊不是要落入狼口吗?

  (故事到这里结束了,结局是开放的,你们说牧羊人还会不会去寻找那三只迷途的羔羊?)

海蓝宝


大班
(三) ------------------
by欧阳初九

  彼时,佛在上届讲法,各方诸神仙齐聚一堂。

  殿上金光万丈,各方神祗或人形或兽型或龙形,有天人,有阿修罗,亦有罗刹鬼王……

  有羽翅天人问我佛:

  一积善贫者、一磊恶富人、一义贼、一受难病人,共四人。

  此四人身故后,有一人得魂归西天,其余皆阴司排队等候发落,佛知何人?

  佛笑曰:受难病人。

  羽翅天人再问故,佛答曰:

  积善贫者自然积善,却终日诅咒磊恶富人,望阴司地府扒皮抽筋,恶词晦心难见智慧;

  磊恶富人自然磊恶,其人有小智慧,钱财惠泽乡里,善男信女告谢之声报于阴司,其罪得免。纵使有小智慧,奈何受业力牵绊,不得大造化;

  义贼劫人钱财,杀伤人命,虽有得恩惠者善祷,奈何造业太重,不得见智慧;

  受难病人受尽磨难,心怀慈祥,得积善贫者祷告,得磊恶富人施舍,又得义贼怜悯,实乃世间大造化。其人心知天地,心知神恩,心知有佛,自然升天。

  羽翅天人再问:
  若菩萨下界再度一人升天,度何人最快?

  佛说:

  磊恶富人纵然磊恶,其业轻于义贼,其智多于贫者,此三人之首选。

海蓝宝


大班
帖子放在这里的原因:欧阳初九貌似写寓言的初衷和地藏王菩萨有关。

海蓝宝


大班

(四)三个先知

  在很久很久以前

  有一个王国,人们崇尚奢华富足的生活,纵欲、堕落、贪婪……

  王国的人拥有智慧和技术,久而久之,他们便傲慢起来,任何申言者都很难靠近这些人。

  偏离了天道的王国肆意挥霍脚下的资源,不懂得爱护土地、树木,和动物,甚至不懂得爱护那些生活在底层的人。这使得各种各样的鬼类:贪吃鬼、贪婪鬼、色鬼、怨鬼……横行在他们中间,而他们不自知。

  维护天道的老大看到了这一切后甚是愤怒,这是怎么了,怎么会这么多的鬼类横行?他叫来三个大先知责备,要他们在他出手天灭之前将这国里的义人带出来!

  三个先知决定不止将那些义人带走,不义之人也要一起带走,因他们也是众生!
  先知A公正严肃,他派去那些追随他的申言者严厉地告诉王国中人末日即将到来,四野浮尸、满地瘟疫,天罚眼在咫尺,那些善良的胆小的负罪的有义的便信靠他;

  先知B善良慈祥,他派去那些追随他的申言者苦苦劝诫,信靠他得永生,于是国中那些善良的有觉悟有爱的便信靠他;

  先知C慈悲睿智,他走到那些王国精英聚会的大殿,给他们看幻化出来的另一个世界的美好,许他们跟随他便可到达。于是那些善良的、正义的、聪颖的,甚至贪婪的、傲慢的,不义的,也都跟随了他。

  走出王国需要很长时间,这漫长的路上,各个先知的追随者起了矛盾,他们忘了各自走出王国的目的,甚至同一个先知的追随者中也矛盾重重!

  天罚的日子马上到了,那些动摇了信仰的人打算转身回去,还有一部分人为了各自追随的先知起了争斗。眼看着天灭的洪水就要下来,某个先知的申言者实在看不下去了,他走到人群面前,指着对岸大喊一声:

  看哪,小汤把小贝强吻了,辣妹冲过去正在打小汤!

  几乎所有听到声音的人都转身了,人群暂时忘了各自的矛盾,本能地往那个方向走去。
  后来到达彼岸的傲慢人、不义人并没有得永生,他们不回头也没看见什么四野浮尸和大灾难,也没看见自己想象的美好世界,他们咒骂那些把他们骗来的先知,也咒骂那个撒谎的申言者!
  完成了任务的先知和申言者们退出了他们的世界,将蓝天和沃土重新交给了他们。

  人群中很少的智者回头看了一眼,他们的国早已淹没在洪水里,各样鬼类哀嚎奔逃……

海蓝宝


大班
(五)颠倒的使命

  大先知看到饥荒将会蔓延,他便送下一个使者使他出生在人间。
  他的任务是要拯救那一个城的人从饥荒中生存。
  先知的门徒受到感召算到了孩子出身贵族,时间、地点,以及孩子的父母。
  门徒便去寻找那家人,他要默默在一旁看顾那孩子,使他明经晓义,使他远离魔障,那是他的任务。
  同一时间,拥有神通的仙人刚好路过,他也洞悉了这一切,他笑了笑,出于好奇他想到了一个损主意!
  孩子出生那天,一条街外的赌棍家里也有一个孩子出生,仙人施神通换掉了这两个孩子,使得天上来的使者和赌棍家里的孩子调换了。而先知的门徒确没有察觉。
  门徒在贵族家里做了先生,他悉心教导那个孩子,那个本来出生在赌棍家里却被调换了的孩子,他们给他取名“杰杰”;
  而赌棍家里那个带着任务的孩子白白胖胖,生了一张善良清秀的脸,怎么看都不像赌棍自己,他便随口给他取名“渣渣”。
  杰杰从小文武兼习,在门徒的教导下,他立志要做一个心怀慈悲,惠泽乡里的义人;
  渣渣从小看着爸爸赌钱喝酒打妈妈,他很迷茫,他不想做父亲那样的人,那么他能是什么呢?
  为了生计,渣渣很早便到处打零工,他的工钱总是全部交给父亲,然后全部被父亲花光赌完。渣渣聪明勤奋,但是雇主一听说他父亲是那赌棍便不想再雇用他。日子久了,喳喳的母亲生了病,需要很多钱买药,渣渣便不得不想别的办法。
  他用自己和母亲辛苦攒下的一点钱悄悄去了赌场,他没念过书,但他很快识得那几个“大”、“小”、“单”、“双”……
  渣渣没有什么赌博的天分,他只是善于观察,即便如此他还是赢了钱。赌博刺激了他,除了给母亲赚足医药费,渣渣还找到了成就感,他觉得他终于找到了人生目标。久而久之,赌场的人认出了他,瞧啊,那不是老赌棍的儿子渣渣吗,也是个小赌棍!
  这话刺激了渣渣,他最不想做的就是“赌棍”!
  这时,暗中观察两个孩子的“损仙人”化装作一个道士出现在渣渣面前:
  少年人,我看你面相清秀,骨骼俊奇,这里有一本《逢赌必赢》秘籍你要不要学?
  看故事的你都不会拒绝,何况一个贫困的,想要医好母亲顺便找寻成就感的少年人。
  但是渣渣错了,他被损仙人设计陷害,被抓住出老千,被狠狠殴打了一顿。也没了身上所有的钱……
  渣渣跪求损仙人再帮他,可以不要钱了,但是请治好母亲的病,损仙人答应了,施展神通的代价是渣渣的声音,他从此只能做哑巴!
  有个赌鬼父亲,有赌场出千的事迹,渣渣在本地再也混不下去,他要生活,便很快跟上了一帮游手好闲的地痞,终日小偷小摸,落魄度日。
  忽然一天晚上,渣渣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他梦见冰天雪地,到处都是饥饿的奄奄一息的人。人们为了食物不惜烹食那些老弱病残,甚至自己的亲人。渣渣一头冷汗,他从没见过那样骇人的事情,从没做过这样可怖的恶梦。
  他直觉自己应该做些什么!
  日子又一天一天过,又过了十来年,打仗了,是岁的少年人都跟随者乡里的贵族杰杰出征。渣渣是个哑巴,他想要入伍,人们嘲笑他,瞧那不是老赌棍的儿子出老千的哑巴吗?
  他们出征后的三个月,第一篇红叶落下的时候,渣渣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噩梦。他真的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!
  渣渣小偷小摸时学会了挖地道,他用两个月的时间挖了一条通往杰杰家储存粮食的地道,在那个丰收的秋天,他一点点仓鼠一样将入仓的粮食搬出一些藏在了后山小庙的地窖里。他没有多善良,他只想让母亲和朋友得以应对灾荒。
  冬天到了,出征的队伍没有回来,而流窜的散兵却抢走了村里囤积的粮食。没了粮食的人们惊慌失措,吃光了余粮后开始扒树皮挖草根,他们相信自己的儿郎们会带着粮食回来!
  先知的门徒知道杰杰的家乡发生饥荒,他早有预备,在队伍回程的途上他们凑足了足够的粮食。
  然而回程的路却下起了大雪,拖阻了行程,城外的人着急被阻断的前路,城里的人饿着肚子盼望。
  吃光了城里所有的牛羊和能找到的活物,扒开了田鼠的地穴仓库,草根、树皮,他们没东西了,于是便有人两眼发绿盯着邻居的孩子。
  渣渣觉得时候到了,他搬来两袋粮食,给父母、朋友,和最饥饿的人们分食,人们便暂时得以饱肚。人们疑惑他哪里来的粮食,又不能逼问他,他是个哑巴,他也不会写字。有人悄悄跟着他,在寒冷的夜晚往后山的方向去了,发现了他在庙里的地窖藏了很多粮食。
  消息走漏后,有不义的人对众人说:
  那哑巴藏了很多粮食,要么是他偷的,要么就是他跟那抢走粮食的强盗合谋的!
  是啊,那些强盗怎么会知道乡里的年轻人都不在?
  是啊,他哪来那么多粮食!
  而渣渣是哑巴,他不能申辩……
  人们一夜间搬空了粮食,靠这些粮食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候。
  春天,冰雪融化,杰杰带着队伍回来了,他们带来了粮食和种子,人们载歌载舞欢迎他,他是贵族,他是英雄!
  而渣渣,他把藏下来的最后一点粮食给了父母,却在那最寒冷的时刻见到了送他到人间的大先知。
  大先知说,孩子你做的好,你完成了你的任务,看哪,他们因你而不至于堕落为互相烹食的魔鬼!来吧,回来我的怀抱。

  损仙人终于满足了他的好奇,有一种力量,任人世的洪流命运的齿轮颠来倒去千磨万击却始终会不会改变!
  你们说,这种力量到底是什么?

海蓝宝


大班
(六) 人与功绩

  那是史前大荒未治的日子。
  大河边上有一个小民族的部落,他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勤劳开垦,幸福的生活着。
  部落的首领年迈,他打算在部落的年轻人中选出下一任首领,带领大家,保护大家。很快,他找到了两个同样年轻同样强壮且同样受人爱戴的年轻人——“仁”和“漠”。

  老首领让部落里的人民分作两群,自由选择跟随的人,这两群人同样耕种、劳作、打猎,养殖牲畜。期限是三年,三年后,看跟随谁的人拥有的耕地、粮食,牲口最多,谁就证明他最适合做首领。

  仁和漠都十分高大强壮,都是耕作打猎的好手。仁乐观亲切,跟随他的人大多善良勤劳,漠聪明理智,跟随他的人不乏灵聪明的。
  漠带领工匠挖通水渠,使得拥护他的人群有了汲水的方便,他又帮人们修葺房屋,使人们的住宅充分采光;
  仁驯养了很多未曾驯养的牲畜,使人们丰富了餐桌,又将林子里的花卉移植到房前屋后,使人们心情舒畅。

  人们开始聚在一起评价这两个年轻人,支持仁的和支持漠的争论起来,他们笑着争论,说着争论,还有姑娘唱着争论。直到两个英雄的拥护者中有两个血性的年轻人打了起来,血性的年轻人们越聚越多,事情从最初的争论变成了斗殴,越来越不可控制。
  最后,老首领出面平息了人群的冲动和愤怒,两个英雄各自的拥护者们簇拥着他们,叫嚣着怂恿着两人一决高下。
  老首领说,你们这是做什么,谁最后能做首领是看追随他的人手中的耕地、粮食,和牲畜。我们要的是一个可以带领大家勤劳耕作,度过严冬的首领,不是引导大家反目成仇的恶人。
  人们各自散去,两个英雄的追随者们着急上火地出主意,如何能打败对方,他们可不想看见白天跟自己厮打的人洋洋得意的样子。

  仁劝慰自己的拥护者平息愤怒;
  而漠却被灵巧的匠人,聪明的猎人们的言语给牵绊住。他们说仁没把他放在眼里,对方何等傲慢,多少个好看的姑娘被仁的人迷惑……

  于是,这两年中,那些本来相亲相爱的人们暗自憋着一口不服输的气。跟随漠的人改进农具,整修地形,他们的庄稼和牲畜的确多过了仁的人;而仁的人闲暇之余染布、养鸟,他们的庄稼和牲畜不比漠的人多,却总是欢声笑语。

  到了第三年,喜欢仁的人开始叹气,他们游说老首领追随仁的人才是幸福的;追随漠的人也日渐得意,两边的人越来越多刮擦……

  在部落的后山住着一个叫做“心魇”的妖怪,部落中人的戾气让它有了可趁之机。心魇装扮作老者从大河里走到人群中来,它说它是新来的“新河神”,要部落中人给它献祭童男童女,否则便让洪水淹了部落。心魇还施法术让水柱飞到天上,这吓坏了所有部落中的人民。

  老首领叫来两个英雄商讨,仁决定与“新河神”开战以保护村子里的孩子们,而理智的漠却提醒说人不是河神的对手。本来很健康的争论很快被两方不同势力的人洒上了火药,为了显得自己英明没跟错人,他们找出几千个几万个理由来证明自己这边是对的……
  漠的犹豫又使心魇找到了可趁之机。
  这天夜晚,心魇潜入追随漠的人的住所,向他们县梦说:
  我只在这里呆一年便走了,童男童女也只吃这一次,且我保证让追随你人民的耕地多长庄稼,让你们的牲畜不生病不掉膘。
  又潜入漠的梦中对他说:
  这也使你成为部落的首领,受所有人爱戴,即便是那自以为是的仁,也要尊敬你向你鞠躬,因你是首领!

  漠和一些人受到了心魇迷惑,信可了心魇的话,他们游说追随其他人“河神不可战胜”,且他保证这新河神只吃这一次童男童女便会保佑他们风调雨顺,六畜丰登,五谷兴旺。跟随他的人群中那些聪明的灵巧的人们相信了,要知道风调雨顺对于蓝天底下的他们来说是多么重要,用部落中那些失去了亲人的,残疾的,愚笨的孩子去换取这个很划算!
  很快,又有人认可了这样的理论,然后这像瘟疫一样散播开来,几乎一半人认可了这样做没什么大不了。
  仁默默地看着他们,那些善良的勤劳的人像得了怪病一样认可了漠的决定,没错,这就是一种怪病!
  仁却没有反对,也告诉衷心追随他的部众不要出声,自己却悄悄带了尖刀藏在衣服里,跟随送去祭品的人们一路来到大河岸边。
  就在那“新河神”准备享用两个无辜的孩子时,仁跳起来,一把尖刀刺进了“新河神”的心脏,心魇应声倒下,化作它本来的样子。
  人们这才发现倒地的分明是个丑陋的大妖怪,随着心魇的毁灭,着了魔怔的人这才醒悟过来……
  这是怎么了,我们怎么会同意给一个妖怪献祭孩子?
  天哪,我们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?我们怎么如此愚蠢?
  把可怜的寡妇家的孩子还给她母亲吧,那一路上孩子的母亲都在哭,她的哭声至今徘徊在耳边,而我们为什么都没听见?

  漠也醒悟过来,这是怎么了,这是一个本该保护部落的首领该做的吗?
  老首领最终决定将手里的权杖交给了刺杀妖怪的仁。
  谢谢你我的孩子,你才是一个合格的首领,你是怎么做到不被这妖怪的法力迷失心智的?

  仁说,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若我连这两个部落里最弱小的孩子都保护不了,凭什么让人相信我能保护大家呢?所以断然不能做出这等事,也不能让这等事发生。

  老首领遗憾地对漠说:
  孩子,你输了!那新河神是否不可战胜无关紧要,当你把你的“功绩”看得比“人”更重要时,你就输了。

  漠在反省自己,是啊,也许比那更早,当他还只是在“功绩”和“人”之间犹豫的那一瞬间,他就已经输了!

  (作者寄语:其实,输了的不只是漠,还有那些觉得用“人”换“安泰”很划算的族人!)

海蓝宝


大班
(七)蘑菇与大树

  森林中到处是大树,大树的脚下长满了蘑菇。

  大树挡住夏天的阳光,遮住倾盆的大雨,于是它脚下的蘑菇便得以愉悦地生长。

  蘑菇抬起头只能看见郁郁葱葱的树叶,它们从树叶间得到雨水,从落下来的叶子堆里得到温暖。
  那时候,它们信靠着大树,感恩着大树……

  有一天,大树脚下来了一只乌鸦,聒噪的乌鸦跟蘑菇们聊天,它说:

  阳光照在大地上,谁都有权利平等地拥有,你们的阳光却被大树遮蔽了,你们不恨它吗?

  大多数的蘑菇们都未曾得见过阳光,它们不知道阳光是什么,却有朵眼尖的蘑菇对大家说,我见过我见过,那是一条条又温暖又充满能量的亮带!
  于是,所有蘑菇都憧憬起来。

  乌鸦又说,天上的雨洒向大地,所有生命都应当平等拥有,大树却遮住了你们的雨水,你们不恨它吗?

  蘑菇们这才知道雨水是一个叫做“天”的东西洒下的……

  乌鸦又说,脚下的大地,所有生命都应当平等拥有,大树却占了你们那么多,你们不恨它吗?

  蘑菇们听到这,都认可了乌鸦的话。

  乌鸦还说,大树每年都把自己的果实掉下来,偶尔会砸伤你们,你们难道不很它吗?
  大树的果子掉下来,果子里的种子又来抢占你们的土地,你们该怎么办?

  于是,蘑菇们愤怒了,它们觉得自己过的很惨,它们凭什么要看大树的脸色?它们觉得普天之下,阳光、雨水、大地,都应该“平等分配”给每个生命。

  蘑菇们不再感恩,不再想要依靠大树,它们中间甚至有的拼命诅咒大树早一点倒下,因它抢占了本该平等分给它们的阳光、雨水,和土地!

  蘑菇们的诅咒让大树很快生了病,它的树干里寄生着太多的蛀虫,树脚上用于活命的皮也被愤怒的蘑菇们侵占,腐蚀……

  终于有一天,大树倒下了,蘑菇们欢天喜地欢庆,雨水、阳光、土地,终于我们和这恼人的大树平等了!

  然而,裸露在地上的蘑菇没了大树的遮挡,阳光暴晒的半个时辰后,它们终于干死在了地上。

  又一个春天来到,万物继续着永恒不变的轮回,腐烂的树发芽伸张,干死的蘑菇脚下又有鲜嫩的孢子长成。

  只是蘑菇永远不明白,因为它是蘑菇,所以真理的阳光绝不可直接晒在它身上!

海蓝宝


大班
(八)蘑菇与大树第二结局

  蘑菇们的诅咒惊动了大树身上居住的斑鸠。

  斑鸠来到蘑菇身边,不解地问:

  你们为何满是怨气,你们为何要诅咒这替你们遮风挡雨的大树?

  蘑菇们问:

  斑鸠你告诉我们,天上的阳光是否平等洒在众生身上?

  斑鸠说,是的。

  蘑菇们再问:

  斑鸠你告诉我们,天上的雨水是否平等洒在众生身上?

  斑鸠说,是的。

  蘑菇们又问:脚下的大地是否平等养育生长在上面的众生?

  斑鸠说,是的

  蘑菇们问道:

  那么,阳光、雨露、大地,平等对待众生是不是真理?

  斑鸠点点头说,是的,这是真理!

  蘑菇们更愤怒了:

  既然这是真理,为何这恼人的大树要挡住本该平等洒下来的阳光;为何这恼人的大树要遮挡住本该平等洒下来的水;为何这恼人的大树要占据那么多平等滋养众生的土地?

  斑鸠说:

  阳光直接晒在你们头上,你们会干枯;暴雨直接击打在你们身上,你们会腐烂;你们脚下的土地正因为有这大树的枯叶,才能滋养你们。离开了大树,你们只能干枯、腐烂,无法生存!你们应该感激和爱护这棵大树!

  蘑菇们沉默了,因斑鸠说的也是真理。

  一朵怨愤太多的蘑菇又说:

  这大树的果实从我们头顶掉下砸烂我们,难道不是罪吗?我们生来就要受这罪吗?

  斑鸠盯着这朵蘑菇,沉默片刻后欲言又止,再沉默片刻后,它直接跳过去啄下这蘑菇,丢到洒满阳光的土地中任它与大树平等接受阳光和雨打风吹。

  后来蘑菇们安静了,乌鸦和斑鸠告诉它们的真理一样,不同的是乌鸦没告诉它们“你们是什么”却教它们去恨,斑鸠啄走了怨愤大的蘑菇,却教它们去爱。


  一季一季的轮回继续着,沧海桑田中,有的蘑菇得到了大树的种子,最终长成了树苗。其实真理如何不重要,我们每个人都活在真理底下,都有机会得到真理的种子,重要的是看待真理时的态度。

  (作者寄语:上一个故事讽刺了蘑菇心中的“平等”,致使很多读者作政治联想,再次申明本人没有政治立场)

海蓝宝


大班
(九)女孩和母亲

  女孩儿和他的母亲一样,聪明、善良,细心……

  女孩儿的父亲很早便过世了,她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,母亲总是教导她要做一个坚强、独立,且善良正直的孩子。

  女孩读书很用功,她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;

  女孩善良热心,总是愿意帮助那些向她求助的人;

  她的人格散发着魅力,她的脸蛋也像春风中的栀子花般满溢着美丽。

  喜欢她的人很多很多,心怀嫉妒的也很多。

  心怀嫉妒者处处算计她……

  散播谣言,说她私生活放荡;

  藏起她的学生证,让她无法参加考试;

  后来,嫉妒她的人越发嚣张,她们咒骂她,侮辱她,甚至动手殴打她……

  女孩很善良,是那种包涵牺牲性质的善良,她不愿意为了自己的事情去烦扰任何人;女孩一心用功学习,她也没有心思搭理那些无聊的人;她知道母亲失去了工作,一直瞒着她悄悄早出晚归打零工。她是个懂事的孩子,为了不让母亲担心,她从未对她说一个字;

  母亲知道女儿善良懂事,学业繁重,她失去了工作也一直瞒着她,不说一个字。
  直到有一天,母亲看到了放学后的女儿被一群人围在角落嘲讽羞辱,母亲的心碎了,可她强忍住泪水,未说一个字。

  晚上,母亲让女儿跪在自己面前,要她背《孝经》:

  生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可毁伤,孝之始也……

  母女两人心有灵犀,女孩立刻猜到母亲看见了自己的遭遇,两人抱头痛哭起来。

  母亲对她说:

  孩子你爱我吗?

  女儿说,我爱你,你是我的母亲!

  母亲又问:

  那你觉得我爱你吗?

  女儿点头,母亲当然是爱自己的!

  母亲再问:

  那你为何要伤害我呢?

  女儿不知所措。

  母亲说:

  你让那些人羞辱你,嘲讽你,那不就是在羞辱和嘲讽爱你的人吗?你不会保护你自己,那不就是在伤害爱你的人吗?你以为你不计较是对的吗?你有什么资格让别人伤害你?你这样做,把那些爱你的人置之何地?

  女孩大哭一场,她从未想过委屈自己就是委屈爱自己的人;放任别人伤害自己就是对爱自己的人不负责任……

  很多年后,女孩事业有成,她把这个故事告诉了她的朋友;而她的朋友觉得有必要写在寓言里。

  善良不是懦弱,更不是不义之人无耻的资本!
  爱人者,先要自爱!

海蓝宝


大班

  (十)吕祖和济公二三事

  他生前是个山贼,抢劫、绑架、杀人、分尸、食人心肝……十恶不赦!

  那些死在他枪口和刀下的亡魂不计其数,人们把他的名字等同于恶鬼,甚至用他的名来吓唬家里不乖的小儿。

  人们恨他,诅咒他,因他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带着人冲进村子,抢夺粮食和女人。
  终于有一天,这十恶不赦的山贼被朝廷的军队设计引诱到城里,一枪打死在十字路口。

  他死去的那天,人们额手称庆,敲锣打鼓欢天喜地,都说这恶人终于见着报应,终于去了该去的地方。

  接着,坏事儿又来了……

  击毙恶人的那个路口总是有丧事发生,车祸死人、斗殴扎死人,路口酒家的老板上吊等,人们慌了,张榜到处找高人。

  和尚、道士、萨满、出马仙,各路散修来了一批又一批,都说看见了那大恶山贼的鬼魂挡在路口,戾气太重化作邪煞,致使这附近乱了风水,成了大凶之地。与此同时,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办法降住那恶鬼。

  十字路口本是繁华之地,无奈的商家们打算群起迁移,把这地儿让给恶鬼得了。
  碰巧这天吕祖和济公结伴行至此地,他俩化一个装作衣衫褴褛的邋遢道士,一个作大腹便便的疯癫和尚。他两人经过路口时也看到了那恶鬼,两人就这恶鬼做题请客,谁的法门能收了他,谁就请客。


  和尚口念真经,那恶鬼渐渐平静下来,无奈戾气太盛,和尚擦了满脑袋的汗;那邋遢道人故意捣乱,施法罩住恶鬼,让和尚的法门无用。和尚发现道人捣乱,干脆停下来,请那道人先来。

  道人一甩浮尘,口尊天地,一施法,那恶鬼却愈发凶猛起来。转身一看,原是那和尚捣的鬼!
 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,谁也不诚心收鬼,到最后变成两人斗法玩耍!

  不知不觉一整天过去了,两人还在玩耍,全无心思谁先收了那恶鬼。

  清晨,十字路口熙熙攘攘地走来行人。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姑娘拉着她妈妈的手经过那路口,小姑娘问,那个地方怎么用石灰画着个人形啊?

  母亲告诉她,那是前两天被抢打死的人!
  小女孩一撇嘴,被枪打死了,那不是很疼吗?

  她把路边采来的小野花拿到恶鬼处,轻轻放下,说道,给你花,忍一忍就不疼了。

  花朵放下了,一瞬间,那恶鬼流下两行眼泪,静静地消失在晨光中……

  吕祖和济公都看到了这一幕,两位大仙傻愣在那,他俩收了一天都收不走的恶鬼自己散了。

  济公走过去捡起那孩子放下的小野花,左看右看,轻拈在手闻了闻,长叹一声,世间大道莫过于此;而吕祖站在一旁,也面露微笑……

海蓝宝


大班
(十一)渡口寺

某位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……
  
昔日,有一僧人发大愿,其心虔诚,其志弥坚,愿感天地,达于华严三圣之普贤菩萨处。   僧人自发大愿之日起,潜心修佛,晨昏定省,早晚功课,斋戒念佛,从无怠慢。

  一日,僧人苦行至一座荒山,正愁错过了借宿的地方,却看见不远处有一座寺庙。寺庙门头上挂着一块古旧的匾额,上书“渡口寺”。寺里的老禅师慈祥和蔼,得知僧人法号后更是礼遇有加,两人盘经论道,直到黄昏时分听见山坡上传来第一声狼嚎……

  这时,有行脚的教书老秀才叩开寺门;又有两个出村接活的力士来借宿;再有一游方的郎中来到。老秀才、两个力士,一个郎中,一共四人。

  这四人坐在一起聊天,闲谈中说起附近的野狼伤人,谁家的孩子谁家的小媳妇被野狼叼走了,乡人们雇壮汉猎户搜山,只找到半个头,半只脚。正发愁要在这山上露宿,不曾想还有一座寺庙可以借宿。
  老秀才问禅师,为何这寺庙叫“渡口寺”,这附近有河有渡口吗?
  禅师微笑道,佛渡有缘人。
  老秀才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也不愿再追问。
  天黑了,四周不但游荡着也狼的嚎叫,还刮起刺骨的白毛风。
  这时,又有人叩门,听声音是个女人。女人有气无力地 求宿,禅师便问,你一个女子,为何这般时候独自出门?   那女子遮遮掩掩,只道是出门求代夫。
  禅师开了门,只见女子面色蜡黄,眼眶深陷,有气无力,是一副久病在身的模样。女子谢过禅师,正要进门,两个力士中有个眼尖的一眼认出了女子。
那力士说,这不是麻子婆那的春姐儿吗?听说你让卖皮草的睡得了暗病,是不是真的?
  老秀才和禅师都皱了眉头,这是个娼妇!
  另一个力士连忙喊道,可别让她进来,那病会沾人!
  这还是个带暗病的娼妇……
  春姐儿见老禅师犹豫,苦苦哀求,老禅师摇摇头,还是将她拒之门外。
  春姐儿哀恸啼哭,老禅师闭目打坐,充耳不闻;
  老秀才之乎者也,明嘲暗讽,数落不得教化的春姐儿;
  两个力士也跟着起哄,你们说,她要是给狼吃了,那狼也会带暗病吗?那狼带暗病是不是算她功德一件?
  游方郎中摇头叹息,这暗病没法治,扎几针倒是能好受些……
  春姐儿还在哭求,这样的天气,满山的野狼都在找活物过冬,别说被野狼吃了,就这样在门外让这白毛风吹一晚上,也是活不成了……
  僧人心想,那女子虽说是娼妇,出家人慈悲为怀,怎可就这样见死不救?他劝老禅师让那女子进来,老禅师只道,佛门清净地,怎可让一个身带暗病的娼妇跨过门槛玷污了圣洁?
  僧人又问,难道就这样见死不救?
  禅师说,牛马刍狗,各有各命,今生恶果,前世业缘。
  僧人道欲言又止,少顷,自己走出了寺门,将身上的棉袄脱给春姐儿。
僧人说,出家人慈悲为怀,说不动这寺院的主人,也不忍见死不救。
  老秀才在里面摇头叹气,直呼不像话,一个年轻的僧人怎么可以跟一个窑姐儿独处在一处?!
  两个力士又起哄,和尚你要小心哪,回头沾了她身上的病,上了西天也交代不清楚啊!
  四周的狼嚎越来越近,老禅师劝僧人进门,僧人要老禅师也放春姐儿进门,老禅师不干,僧人继续挨着春姐儿打坐。
  老禅师见僧人如此执着,又回头问两个力士,可愿意点着火把出门外驱走饿狼,看护僧人?
  力士隔着门框送出去火把,就是不愿走出门外;
  禅师又问老秀才,先生教书育人,必然晓得循循善诱,可否出外劝一劝那僧人?
  老秀才听见狼嚎腿肚子打斗,自然不愿;
  一会儿,那春姐儿病痛难熬,惨兮兮地呻吟起来。禅师又问郎中,可否出外给那春姐儿扎上几针,暂除她痛苦。郎中犹豫良久,点头答应了。
  郎中刚扎几针,抬头瞅见一群饿狼亮着绿眼滴答着口水围了过来。郎中连忙拔针站起来拉僧人的衣袖,僧人见狼围过来,连忙扶着春姐儿要往寺院里躲。
  老禅师挡在门口,对他们说,要进来可以,把那有暗病的娼妇放下,绝不可让她玷污佛门的清净!
  郎中劝禅师,禅师不动郎中没法,自己进了寺门。
  几只饿狼进前逡巡,僧人手持火把驱赶,饿狼几次扯烂僧人的衣衫。
  寺里禅师哀叹一声:   
最后一次问你,你进是不进来?这些狼狡猾残暴,结群而来,不上锁,只怕我与众位施主也命不得保!你若进来,丢下那活不久的女子,若不进来,我这便上锁!
  春姐儿剩着最后一口气,也哀劝僧人进去。
  僧人说:
  我佛慈悲,什么佛门清净如何比人命重要?这样的寺门有这样的师傅,我和你进去了,只怕反被玷污!
  禅师毫不客气地给寺门上了锁。渡口寺外,一片狼藉……
  第二天清晨,老秀才、两个力士,还有郎中四个人迷迷糊糊醒过来,环视四周惊讶地发现自己睡倒在一片破庙的废墟之中。
  怎么回事?难道寺院被野狼扒了?
  一群人都摸不着头脑。
当晚,一道金光洒下,老禅师微笑着从寺里走出来,渡口寺成了河对岸一片废墟。老秀才、力士,郎中四个人熟睡在河对岸废墟中;狼化作烟雾;春姐儿面容端庄,气色红润,双手合十立于岸上。老禅师划船来到僧人和春姐儿身边,立身显像,乃是华严三圣之一普贤菩萨。
  普贤菩萨对僧人说,你乃十世修行比丘僧,上一世因分别心不得正果,这一世功德圆满。
  僧人合十敬拜,瞭望对岸废墟中人,百般感慨。
  很久以后,郎中开了药铺做了老板,忽然有一天想起当日寺中禅师的那句话“佛渡有缘人”,这才恍惚过来,渡口寺,要是当日他没走回寺里而是跟僧人在一起,他岂不是也成佛了?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