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没有登录。 请登录注册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1 [原创]背后的世界 于 2013-02-16, 20:50

晴儿


中班
背后的世界
——我们一直以唯物观看这个世界,其实这个世界背后还有深刻的秘密
晴儿


人是怎样来的?人到底是什么?

这样的问题想必每个人在一生中某些阶段都曾经思考过。很多人像我一样,读书时都问过这样的问题,但得到的答案必定是统一的。那是一个权威的、不容置疑的、但同样不能让人从心底里信服的答案。

而现在,尽管对我来说这个问题也没有完全得到解答,但我可以更自由地思考和探索。想到这一点非常欣喜。因为当你从小被教育要漠视自己的感受和疑惑,去接受某些东西,而最终明白原来自己可以更自由地思考时,你的思想就解放了,你才可以把目光投向更远方,投向一些别人曾经不允许去探知的地方,去尝试探索和接受更多的知识。



一切都要从我小时候讲起。

多数人对太小时候的事没什么印象,有些朋友说他们5岁或者甚至8岁前的事都不记得。但是,一定会有一些人记得的吧?像我,就记得。我连婴儿时期的某些片段都记得。

比如说,断奶时的情景。有一次,我躺在床上,妈妈和小姨,还有她们的女伴们围着,在教妈妈一些办法。有一个说,谁谁是怎么做的,谁谁用过什么办法。又有一人教她说:拿点万金油涂在身上,让孩子吃,她辣了,以后就不敢再吃。我每个字都听得懂(所以不要以为婴儿听不懂大人的话,就在婴儿面前乱说话。其实他们什么都知道),就是没想到这个办法原来要用在我身上的!结果我妈马上实施,我一吃,辣得在床上直滚,同时很惊异地看到,平时那么疼爱我的这群人,全都一动不动在旁观看而没有人来救我。这时才大悟出刚才她们商量的那些是用来对付我的呀!

另一次,还是因为断奶的缘故,他们把我和妈妈分开。(妈说我断奶是在一岁多点。幸好现在已经不主张这种不人道的做法了。)我妈妈在家,我却被带到外婆家过夜。记得我整晚不睡,闹着要回家找妈妈。其实奶可以不吃,妈妈不能不在一起。后来外婆赌气对我说,那你自己回去找你妈妈吧。我就真起床出门,自己走了。外婆家离我妈家不近,要走几条马路,但那是一个小镇里,我们经常来来往往,我记得路,而且那时我已经会走路了。我不管不顾,一直沿着我认识的路往家赶。据后来外婆说,过去家乡的治安相当不错的,当时是十点左右,很多人在家门口乘凉,街上还是热热闹闹的。外婆在后面跟着,我知道,因为一路上都能听到她跟别人打招呼、解释这件事。有个我认识的老太太看见我,就站起来,但她不跟我说话,而是朝我后面喊着说:“哎,兰婆,这是去哪儿啊?”然后外婆跟她讲,那老太太惊叹道:“……这么小就认得路啊?!还敢自己走回去!……”但我顾不上她们。我一直走,后来就快到我家的巷子了,这时外婆在后面大喊:“阿某某,你快去叫XX,说阿真回来了!”前面的邻居得到消息,飞跑进巷子,去通知我妈她们了。等我一进门,妈妈已经不知躲在了哪里,我知道她们匆匆忙忙在藏起她,但我一时间看不清哪个才是她,无法找到她。她们七嘴八舌告诉我妈妈不在家。没人能领会我心里的难受。最后我是被带回外婆家还是留下,已经不记得了,只知道妈妈还是没和我在一起。多年以后外婆跟我说起这事,问我记不记得,我坦然地说,除了当时的年纪,晚上的钟点我不知道,其他我是记得的。但外婆听了有点生气,因为她不相信我记得,她认为我是为了附和她才说记得。我不再争辩,从小她们就说什么事你应该不记得了,你在家乡长到四岁就去了别处,家乡的生活你一定不记得了,其实我全记得。

这些记忆在我整个童年阶段和以后都经常重温。而在家乡生活的这几年间,因为妇女们抱着小孩经常在一起说些神秘的事,有听来的,有附近人家发生的,我全听进去了,虽然当时不懂,但后来在生活中听说,或看书上写的很多民间的神秘事件,不少情况能从小时候这些事中找到印证。而自己经历的这些,是在很多年后,才慢慢或突然明白过来,近两年犹甚。总结一下,可以有几类,这里暂时先讲其中两类:

一、关于灵魂。我们一直都认定无神论的正确,却无法解释一些确实存在的现象。但是,越来越多的科学家都做了相关的研究,都证明了灵魂存在的可能。假如我们愿意放下固执的偏见,假设人是有灵魂的,那么就会发现很多不解之谜是解释得通的。我自己的回忆中,就有这么几件经典的事。

事例一:最早,我在我们家里。我知道我妈妈,知道她跟我关系最密切;我不是经常看得到她的脸,但她的感觉变化我全能知道。我一般在她附近,但也有时是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的。家里还有一个老人,大概是我外婆,有时候也有其他老人来。印象中常在的老太太有两个。有时候,她们在谈论什么,很高兴时,我也觉得很高兴,很想参与。她们谈论我的时候,我很清楚知道。有时候,妈妈和外婆好像因为什么争论了一下,然后老人板着脸出去了,我就觉得紧张不安。有时候,她们在看一些小衣服,我知道那是给我的,我也凑过去,享受着她们疼爱的话语,然后我也想去看一看,摸一摸那些衣服,但是她们却收起来了。所以我一方面觉得她们喜欢我,但另一方面我又不是很受重视。就这样过着。有一天,突然间,睁开眼睛,所有的人都围着看我,个个都笑嘻嘻的,非常高兴地跟我说好听的话。我很奇怪:我在这个家已经有一阵了,怎么好像现在才见到我一样?当时还不给我摸小衣服,现在又对我这么好?从此以后,就成了全家关注的中心。

这段记忆是什么时候的?我的家乡在汕尾,我在那里长到四岁就随父母到了西北。从此直到十几岁才回去过。我四岁前在家乡住时,就常常想不明白这事应该是什么时候的。别的跟我相关的事情人们常常会跟我讲,只有这件事没人提过,那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哦,没有人印证过。

也许这是一个胎儿的灵魂经历?如果没有近些年看到过的一些英国科学家的研究结果,及其后的缓慢的阅读和思考过程,我永远不会也不可能作出这种猜想。比如他们称出了灵魂的重量,比如他们提出灵魂会在胚胎形成的某个时期进入胎儿的身体,而在母亲怀孕的整个过程中,由于胎儿本身的磁场还不强,小灵魂与之结合得不是很紧,是会时不时游走出来的。这一点理论与我上面那段记忆几乎可以吻合。印象中我总和母亲一起,而且应该在她身体中部,不常看见她的正面,却常看见与她说话的人。有时候我是独自在房间里的,这点是确切的;因为我一人在房间,听见母亲跟别人在外间。我存在,但别人显然看不见我……

当我自己怀着宝宝时,我一切都信任现代医学,对民间那些传说和习俗一笑置之。广东民间所传的禁忌诸如:孕妇最好不用剪刀,不能往墙上钉钉子,据说否则婴儿生出来会少了手指或脸上凹下一块;孕妇不要吃羊肉,不能吃蛇……当然也许并不是所有禁忌都是正确的,但其中一些说法我现在这样理解:孕妇钉钉子时,小胎儿的灵魂可能觉得好玩,觉得妈妈做的事都是跟他(她)有关的,所以凑过去,把脸帖在钉的位置上,然后就认为妈妈钉了就应该有一个印记,他(她)印象深刻,所以生出来就凹下一块。

如果读者觉得这比较荒唐,那可以参考一下各种前世记忆的研究记录,特别是关于胎记的形成:拿最常见有前世记忆的印度人来看,很多被研究者身上某个部位的胎记,与他们记得的前世去世的原因吻合。比如枪击致命的人在这一世身上就有类似枪伤痕迹的胎记,原因也许是因为印象太深刻了。

跟这事相类似,有另一个片段也是又清晰,但又搞不清是怎么回事。我知道是在医院里,我一直听着医生和我妈妈在对话,问她这样感觉怎样,那样感觉怎样,似乎是在做检查,气氛很平静,妈妈的声音是喜悦的。我躺着不能动,只能看得到她的左大腿,她的腿是支起来的。她躺的位置旁边摆放着很多瓶子装的标本,其中有很小的婴儿胚胎标本。很多年后当我上初中,在生物实验室第一次看到这种标本时,我一点也不觉得惊讶,因为我早就见过。(不过,按道理说,产检的地方不可能摆放这些东西,这是可以肯定的。我小时候问过我妈,她也说她没有在那种地方呆过。这是一个现在还解不开的谜。)

事例二:当时我还是一直要被抱在手里的,不是这个抱就是换了那个抱,不知道是几个月大。午饭后,要午睡了,妈抱着我跟外公道午安,然后带着哥哥和我进里间睡觉。里间有一张旧式的木床,哥哥睡里面,我睡中间,妈妈睡最外面。很快,大家都睡着了,妈妈的脸就在我耳朵旁边,她的呼吸声、梦呓声我都听得很清楚。我不知不觉间上了里间和客厅之间的隔板。我们住的房子是将一个大房,中间加块木的隔板,分成房间和大厅,隔板上面则是相通的。我们家乡那里的房子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结构。我坐在那个隔板的顶上,往厅里看得到外公坐在他的床边,在桌上做着什么;往里间看得到我们睡的大床,因为挂着蚊帐,从上面看下去只看到妈妈的一部分身子。从上面,可以看到家里所有的家具,以我平时看不到的角度。整个屋子被笼罩在淡淡的黄色透明的极柔和的光线中,非常温馨美好;我坐在高处的整个过程中,耳边仍然十分清晰地听着妈妈的梦呓声,就好像仍然在床上时一样。坐了不知多久,厅里外公也睡下了,我觉得没什么意思了,就回去。不知怎么就回到床上了,后来的事就不记得了。

我坐在隔板上不止一次。因为我还记得另外一两次,不止我一个上来,我哥也在,还有一个小男孩,不知是谁,当时我觉得应该是个邻居。他们两个在滑滑梯。隔板上不知怎么有一个白色的很宽的斜面通到地面,他们就从上面滑下去。那个斜面看上去很干净很安全。我也想试,但不敢,他们就一直鼓励我,最后我终于试了一次,真的很好玩。

我们从西北回来后,第一次回家乡时,我因为总记得这事,特地去看了那块木隔板,却觉得它又脏又旧,而且木板厚度窄得很,人哪可能坐在上面?即使是婴儿那么小也不可能。那么我是怎么坐在上面的呢?关键又是怎么上去的呢?而且,屋子里完全不是我当时看到的笼罩着柔和的淡黄色光线那样的美。也许你会说这当然是一个梦。但是我从小就知道这不是个梦。我小时候的梦一般很吓人的,我会哭醒,吓醒,醒来想忘掉等等,梦我都分得清。但是由于我回来看到这样的情景,找不到这个记忆存在的可能性,就只能把它归结为梦了。

直到最近,我才觉得,这分明就是一次灵魂离体的现象。

事例三:大概三四岁时,有一次听说,巷子里一户人家的老人去世了。人们都悄悄在相告,我也问我妈,是哪一个,她跟我说是谁谁:就是二十多天前你跟小朋友在哪里玩,她给了你一颗糖的。这下我明白了。因为我知道是谁给我一颗糖的呀。大人跟我们说不要到那家人门口去,但是你知道小孩子很容易凑热闹的,一起玩的其他小朋友跑去看,我就也跟着去了。到了那家门口,只见他们主人家几口人在堂前烧香跪拜,前面是一张八仙桌,那个人们说去世了的老人就坐在桌子旁边,看着她的家人拜。(那桌旁,分明没有任何椅子,但老人坐的样子好像是坐在一张平稳的八仙椅上一样。)那老人平时虽不常见,但每次见面她总是很和蔼,很喜欢小孩。这天她整个人有点灰灰的,脸色跟平时不大一样。她见人来就转过脸来,分明看见我了,可能也知道我看着她,但就马上转过脸去,只看着她的家人。这下我就糊涂了:人们说的,应该就是这位老人,但她现在又明明在这里,那么去世的到底是哪个呢?我以为不是她,其他人也不认识了,就不再关心,走了。然而第二天,那家人找人来搬走了一些家俱,从此以后,又真的再也没有见到那个老人出现了。所以我一直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,就不再去想。

如今想来,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只是庆幸当时完全不懂,也很感激那人没有吓我。不论是中国还是外国,都有这样的说法:小孩在大约七岁以前,常常能看见别的灵魂,不管是哪种。而为什么看得见,有相关的科学家说,他们不是用眼睛看的,而是用他们自己的灵魂看到的。孩子还小的时候,由于现实社会的经验不多,肉体意识与灵魂的沟通通道没有被阻隔,所以会“看见”。

事例四:小时候,有过这样的事情:吃过晚饭,家人和邻居几个大人围在一起聊天。屋里亮着昏黄的灯光,这是我很高兴的时候,因为觉得很热闹。我所看到的围在一起的有两圈人(实际应该只有一圈),我被大人抱在手里,还没来得及高兴,就注意到后排有一个人总让我很害怕,不想注意他,却不由自主地老看着他。他样子有点怪,全身灰黄,好像肩膀还可以搬动。他看到我注意他,就咧开嘴笑,做些小动作。我开始不停地动,想让家人帮一下,但家人顾着说话,还说:你怎么老哭啊?那人就坐在我小姨身后,后来小姨顺着我的眼光扭头往后看,说:“她老盯着我的背后,我的背后没有东西呀!”当时我心里想的是:小姨肯定看见他在吓我,只不过因为是邻居不好说他而已,才这么说。我正奇怪他坐的地方好像是墙,屁股下面也没有凳子,但他坐得很自然,好像有凳子一样。他好像马上就知道我在想什么,故意站起来一点,又坐下去,好像说:你看,我没有凳子,你看,我坐下了……总之,我想什么,他马上知道;他想什么,我竟然也知道。所以我更害怕。当他想再做点什么动作时,旁边有一只手拍了他一下,他便收敛了。我没看见那手是谁的,也没去留意。这种事应该不止一次,因为有一次,最后大家见我闹得很,叫我妈还是姨妈抱我去睡了。另一次,是邻居阿婶起身回家拿什么东西,就见这个人收起全部笑容,站起来跟了去。不一会,听见大婶在她们家摔了还是磕了在叫,因为没有开灯,她丈夫赶紧跑去看。

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邻居。直到前几年,跟同事谈起这些事,说着说着,忽然悟出可能的情况。对此事的推测跟事例三一样,小孩子不是用眼睛看的,而是用他们自己的灵魂看到的,并且补充一点,有关的科学家指出,灵魂与灵魂之间是用心灵感应来沟通的,所以为什么会彼此知道对方想什么。

事例五:也是在旧居。小姨在厅里做事,面向我和哥哥;我哥在我身后的房间写作业,我站在他们之间的门槛上玩。突然之间一只手狠劲把我一推,我猛地扑倒在地上,哇哇大哭。小姨忙过来抱起来,问我怎么会突然摔倒,我说是哥哥推的,因为我身后只有他一人。但我哥说没有,小姨也看见,他没有动过,而且离我挺远。长大再回忆,也觉得那只手的力气那么狠,的确明显不是一个小男孩的手劲,更不是自家亲人能做出来的。那么,这是否也能说明某些灵魂能够干预现实的人类生活。

事例六:隔壁阿嬷跟我们说过,好几次看见一个老太太坐在我们门槛上,沉思的样子。她便问她是谁,从哪里来,那人不回答。我们那一片的房子其实不是各家自己的,是当年一个大地主的宅院,地主及族人被赶到不知哪里下乡,房子被分给我们这些人家住了。后来应该已经平反,只是没赶我们出来。这是我出生前的事了。

事例七:那是200310月左右,在广州。一天下班晚,7点多的样子,但天还没有全黑。沿广州大道中从北向南准备上广州大桥。到了南方日报社前面时,开始塞车,车不多,却一直在塞,塞了有十五分钟的样子,才开到五羊新城的天桥下。(这段路距离很短。)后来见到前面的车都绕过什么走,我想,应该是有交通事故。当时那里还只有四车道,每个方向两个车道。我在左车道上,看着前面右车道的车一辆辆绕到左道来走,所以塞。但是,为什么有个别车却直接开过去?难道这些车没有看到前面车要绕开的东西?这是一个奇怪的地方。等到我经过的时候,看见右车道地上坐着两个人,穿着白得发亮的衣服,估计是被撞了吧,两人靠在一起,好像是坐着的,但是地上好像看不见有什么。我没敢细看,等过了现场之后就打电话给110报警 。警察几分钟后就打回来给我,说没有见到我说的人。我说不可能,当时塞车塞了好长时间,而且这两个人穿着白得耀眼的衣服,不可能看不见,在十字路口的天桥上怎么都能看见。警察他们找不到我说的,给我打了两次电话,有点生气,等到第三次打来,却变了语气,小心翼翼地问:“小姐,刚才我们几个人商量说,会不会是你的幻觉啊?”这下我也有点生气了,何况当时我基本上是个无神论者,我说我只是尽一个市民的责任,报告一个事故,你们是警察怎么说出这种话!警察叔叔赶紧向我道歉,连说谢谢,还说就当我们没问过这话吧。放下电话,我虽然有点气鼓鼓的,但因受到这样的暗示,仍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倒后镜——后座正常。心想如果有什么,还不得吓得出事!

现在想想也很好笑。也是后来,才明白警察当时的暗示是有道理的。因为后来跟同事朋友聊,有人说,这种东西通常是白色的。后来也有朋友问我,遇到那件事前后,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。这个我之后就有留意,然而前前后后并没有不好的事发生。

事例八:有一次(是近几年的事),我妈在我家住。我们一起走过小区一个花园。当时下着毛毛细雨,离我们走的路边不远的长椅上,坐着一个老人。那人穿浅蓝白色条纹的睡衣,虽上了年纪但身材壮硕,看上去一切都很正常。他腰板很直地坐着出神,似乎一点也没注意到下雨。我悄悄跟妈说:“这个人怎么下雨还坐在这里。”我妈问:“什么人?”我指给她看。她说:“哪有人啊?”我很奇怪:“不就是坐在那里的那个嘛。这都看不见?”她更迷惑,又重复一遍:“哪有人?”因为离得近,我担心那个人会听到,就不再说话了,只是很奇怪我妈会看不到。

二、关于天赋。近些年,有机会接触了很多关于外星人、宇宙等等内容的书和资料。本以为关心的这些是与科学相关的。没想到,书看到后来,发现这些内容与民间的种种神秘现象是同一回事。就说天赋吧,有各种各样的资料都提到,人是有灵魂的,而且人的灵魂是不断轮回的;灵魂重新投胎前要先经过失忆处理。而为什么有些人天生就有某方面的天赋呢?那是因为他的灵魂前世从事那种工作或拥有那种才能,这一世没有全忘掉,所以显示出了这方面的天赋。比如莫扎特,他五岁就能弹琴作曲,极可能是因为他前世就是个音乐家,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练习,这个记忆没有被抹掉。这个解释我觉得很合理。

像很多人那样,我算是有画画天赋的人。最早的时候,小姨拿来一支铅笔和一张纸,画一座线条简单的小房子给我哥看,只是给我哥,他们没有预我的份,因为他们认为我太小,话都还不会说,不可能会拿笔画画。但是当我第一次看着线条从小姨的笔尖流出,组成一个小房子时,我激动、好奇、向往得不得了。要拿他们的笔,要画。他们不给,还责备我。等到他们玩累了,不想画也不想继续占用那支铅笔头了,我才去捡起来自己画。从那时起一直到大约二十多岁,身体里一直冲撞着一股力量,总想喷发,总想不停地画,看到一张白纸就忍不住拿过来画,看到一面白墙就想用线条和色彩去填满它。爸妈把每年用过的台历纸给我,我用反面来画画时,看着台历纸正面的数字透过来的线条痕迹,无数奇妙的故事、人物和图像潮水一样涌现在脑海里,只想把它们画下来,画下来。

事例九:有一年,全家在奶奶家过年。我们住的是小镇,奶奶那儿是农村。我记得那时我还不会走路,刚能扶着家俱走。我很怕我哥,怕他不高兴了推我,因为我手一离开家俱就会摔倒。在老屋的厅里玩时,一个亲戚来坐,是个叔叔。他为了逗我们兄妹,就在纸上画了一个小火柴人(由一个圆圈和几段直线组成的最简单的小人),然后我哥也跟着画,没多久他就不想画了,丢开纸笔玩别的东西。我便扶着倒扣在地上的木桶(给小孩子们当桌子用的)蹭过去,照着叔叔画的小人,画了一圈小人,手拉着手在跳舞,方位不同的小人手脚的弯曲方向不一样,其他小人的脚还有跳舞的动作。不久大人注意到这画,开始以为是我哥画的,正想称赞他,他说不是他画的。人们证实了好一会,才敢相信是我画的,大家惊叹极了,连一向重男轻女出了名的奶奶也乐得直说:“这将来是女状元啊!将来是女状元啊!(我们家乡夸孩子的一种话。)”

事例十:估计我大概四岁,哥哥读书了,从学校带回过一点粉笔头,在地上放着,做算术用的。有一次我自己摔了跤,哭了。大家安慰了好久,见我还不止住,就不再理会,各做各的事去。我一个人哭闷了,拿过旁边的粉笔,在一块水泥地上画了自己的样子:扎着小辫子,盘腿坐着,右手举起在抹眼泪,张嘴大哭着。而且,我妈在我长大后描述给我听说,除了动作一致,当时我长得胖乎乎的,而我画的小女孩的手脚也是胖乎乎的,感觉非常像我。她看到吓了一跳,一开始又以为是我哥画的,确认是我画的之后,就跑出去找来隔壁邻居几个阿姨一起来看。大家又高兴又吃惊。

事例十一:已经到了西宁,我六岁左右,还没读书。一天我哥发烧,父母要带他去看病,叮嘱我一个人在家乖乖的。我见机会难得,拿了哥哥的笔,在纸上画。不知画了多久,总之是想停又舍不得,就一直画。我画的是一个男孩,站在一棵小树旁,用手指着别处,要告诉妈妈一件事。还有说话框和文字。画他衣服的时候,不知不觉就照我哥的样子来画了,结果出来,就把他它当作我哥吧。这幅画比以前的复杂许多,描绘了很多细节,同样给了父母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回到广州后,就开始自己编故事,画连环画,写所谓的小说。现在还保存下来的有二十几本自编自画的连环画,一些长篇的故事,还有好多本画满的速写本。到了读书的时候,同学们下课后其中一个娱乐就是围在我桌边看我画画,一个接一个地提要求,要我画张什么给这个,画张什么给那个,或者在她们的笔记本这里那里画上装饰。不是我不想出去玩,他们围过来了,我不好走开,再说我也喜欢画,他们要的东西对我来说很容易。然后也爱找志同道合的同学做同桌,课间跟她一人画一个人物,并写上说的话,随机编故事。

我小时候并没有那么多兴趣班什么的,有我爸也不会送我去。他觉得那不是正经事。我闲下来就画,手头一有画册就反复翻,照着画。记得有一次爸爸的朋友请他帮忙买一本《德加素描》,要一个月后才来拿。这本书就先被我翻了个遍,其中不少被照着画进速写本里:撑在桌上的女子的手,那个穿芭蕾舞裙的女子的后背,弯腰的舞者……从简单的入手,越画越难。后来也奇怪竟然复杂的画也能画出来了。现在看来,那本书的出现真是一种因缘际会。它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,尽管它最后并不是我的。

后来大一点,从初中到大学都会参加一些比赛,被吸收进美术小组,从老师那里学一点基本的画技,不管素描水彩还是国画,我常常能很快地掌握老师教的东西,也格外用心学。后来能自己去买一些喜欢的画册了,每到假期会一个人静静坐着,看着画册或者别的东西画几个钟头,工作以后就画得少了,但我仍然热爱画画,只要想画,总会尽力画好。尽管我最终并没有走艺术这条路,没有成什么器,但对它的热爱从不曾消失。画画曾经有那么多的经历,并一直给自己的人生带来快乐,这已经足够。事实上,现实生活中像我这样的人很多很多,一开始的一点天份最后慢慢归为平淡(其实不会完全消退)。而我更高兴的是,关于这些,现在能够找到一个让自己信服的解释。这让我觉得人生在世,原来看不见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世界,有更多未知的神奇的秘密,我们的生活和行为因而有着更多意义!

这些事情,还有很多很多,我总在等一个什么楔机把它写下来,现在看来不如先匆匆记下一部分,跟朋友分享一下。信或不信对我来说不重要。我的经历只向自己负责就可以。如果有类似经历的朋友,欢迎讨论。谢谢! :)



晴儿 2012-12-15

2 提示 于 2013-02-19, 20:25

晴儿


中班
温馨提示:本文中第三到第八个事例的内容有可能引起惊吓或不安,建议白天阅读;如果阅读过程中感到害怕,可念“阿弥陀佛”。:)

3 回复: [原创]背后的世界 于 2013-02-20, 07:53

章鱼


中班
我还是不是我太愚笨了,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?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此类灵异事件。不过,我相信灵魂的存在,如果灵魂真的可以投胎转世,那么,是谁在主导所有的事情?投胎前喝孟婆汤,真有此事?

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99277251

4 回复: [原创]背后的世界 于 2013-02-21, 11:46

傲雪剑仙


中班
章鱼兄,咱们是同类啊,我也没遇到过什么神秘的事,不管我仍旧是个怀疑论者。

5 回复: [原创]背后的世界 于 2013-02-22, 04:51

章鱼


中班
求证有点困难,但相关的例子听过不少。

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99277251

6 回复: [原创]背后的世界 于 2013-02-22, 05:11

晴儿


中班
XX事件还是不要遇到好,呵呵!我是当时不知道,只是记得有这些理解不了的事,如果当时知道,估计会吓坏。 Laughing

7 回复: [原创]背后的世界 于 2013-02-22, 05:12

晴儿


中班
对,这种事民间确实很多。

8 回复: [原创]背后的世界 于 2013-02-22, 10:09

睿穀


小班
我记性不好三岁以下的事没一件记住的

9 回复: [原创]背后的世界 于 2013-02-22, 15:29

傲雪剑仙


中班
我就记得我小时候和爷爷在澡堂泡澡,突然自己能在水面上走了,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10 回复: [原创]背后的世界 于 2013-04-06, 04:34

底层


托儿所
鬼是由阴性物质构成的生命体 也是有意识的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